首 頁‎ > ‎年 金 專 區‎ > ‎

快訊~【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認清[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的反動修辭

【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認清[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的反動修辭
https://sites.google.com/a/kta.kh.edu. ... onglianmengdefandongxiuci

認清【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的反動修辭

 

反動的修辭》是德裔美國經濟學家赫緒曼(Albert Hirschman1991年出版的政治學名著;書中,他將反對社會改革的保守主義修辭分類成三種敍事公式:「1.悖謬論(適得其反)、2.無效論(徒勞無功)、3.危害論(顧此失彼)」;而根據赫緒曼,反動修辭的「公式」就是:「我同意你的價值目標,但是⋯⋯;事實上,這個「但是」之後才是反動修辭的重頭戲;因為,「但是」轉移了大眾的注意力,進而破壞進步的進程。

隨著「年金改革委員會」會議的啟動,大家既關心又擔心;網路上各種訊息滿天飛,於是,有夥伴甚至誤以為全教總是【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成員,還熱心傳遞該聯盟各種訊息。事實上,全教總和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都沒有加入【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因為該聯盟的訴求及表達方式有明顯問題,許多地方正符合赫緒曼的「反動修辭公式」。

例如,該聯盟623日的新聞稿,僅標題及口號式的說「支持改革」,但卻沒有提出具體改革方向的意見,倒是列了一堆「改革的前提」,其實通篇想表達的意思就是「不能改」。

倒是622日報載該聯盟的李來希提出一個「改革」主張:「所得替代率現行採用本俸2倍計算基礎,應先改為以實質薪資為基礎」(中時電子報 );但這不就是改回十年來被我們批判的「肥高官、瘦小吏」方案嗎?我們必須嚴正指出:這不是改革,這是反改革!

至於該聯盟一再強調「信賴保護原則」,要求年金改革不能溯及既往。問題是:「不能改」的結果到底保護了誰?我們必須指出,四大年金當初的設計都有「過度樂觀」(或討好選票?)之嫌–例如繳費率太低、基金營運收益率太高,加上年金為共同帳戶制;當繳費率一直提高(由之前8%、到現在12%、未來15%或再更高),繳的錢進入共同帳戶,讓跨新舊二制的老師繳少領多,最後造成年金破產;這種結果已非「跨代互助」,而是「跨代剝奪」。試問,「只有純新制」的年輕老師怎麼能接受?

此外,該聯盟一方面歡送其成員進入「年金改革委員會」,另一方面卻又用汙衊性的用詞(品徳不端者有之,權貴子女有之,好訟之徒有之,偽裝青年學生的記者有之,逢迎拍馬趨炎附勢之徒更是所在多有…)質疑其他委員;這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姿態,也真是令人大開眼界了!

 

全教總(全名「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為縣市層級教師工會所組成之聯合會,目前,全教總所屬之縣市教師工會共有20個,包括:基隆市教師職業工會、台北市教師職業工會、新北市教育人員產業工會、新竹市教師職業工會、新竹縣教育產業工會、台中市教師職業工會、彰化縣教師職業工會、南投縣教育產業工會、雲林縣教育產業工會、嘉義市教師職業工會、嘉義縣教師職業工會、台南市教育產業工會、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屏東縣教育產業工會、宜蘭縣教師職業工會、台東縣教師職業工會、澎湖縣教師職業工會、連江縣教師職業工會、金門縣教師職業工會、台灣教育產業工會。

全教總對「年金改革」的主張重點有四:一、改革過程必須透明公開,且不應進行階級分化、製造社會對立。二、改革內容應該同時考量老、中、青三代,以維護世代正義;而且,不因教育階段或職務不同而有差別待遇(「肥大官、瘦小吏」)。三、要盡快解決基金破產危機,但反對單方面要求受雇者「多繳、晚退、少領」,雇主(政府)也必須負擔部分財務責任。四、必須同步改革目前退撫基金管理委員會及監理委員會(官方代表人數過多),以改善基金的經營效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