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年 金 專 區‎ > ‎

快訊~年金改革!全教總:不當統計分類與說明 應與時俱進

年金改革!全教總:不當統計分類與說明 應與時俱進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755019
2016-07-07  15:51

〔記者林曉雲/台北報導〕年金改革委員會今天第三次開會,安排主計總處和財政部就國家收支進行報告。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今在臉書公布、全教總代表吳忠泰呼籲,不當統計分類與說明應該與時俱進,並強調他們珍惜這個年金改革平台,拜託各公務單位提供簡報數據,會越來越多,相信沒有公務人員想要造假,但是數字表格的呈現會影響委員的解讀和社會的認知,請在數字呈現、分類和說明上多多用心,數據真實、認知有共識,年金改革才可能有共識。
吳忠泰舉例指出,主計總處在第5片中以「歲出結構僵化」的標題,來描述預算結構,事實上光是過去8年之間,勞保的費率從7.5%調整到10%,政府保費分攤每年增加約100億(公保費率同期從7.15%調增到8.83%),但調漲保費是使勞保晚一點面對淨值消失的必要作為,對勞保的財務安全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怕各級政府帶頭不願漲,才用法律明訂自動調整機制,這樣有意義的調漲,這樣的法律義務編列增加,可以促成社會制度的免於崩壞,卻被形容成僵化,到底是政府官員思維僵化,還是預算結構僵化?
此外,吳忠泰也表示,財政收支劃分法長期修法不成,大家都知道是朝野自己內部搞不定造成的,財政部的簡報中迴避了修法不成的檢討,但仍然一貫指責人事費負擔沉重,這樣的魔術是統計人員理所當然下算出來的。而事實上各縣市教育人員人事費總和在91年到100年佔教育經費共降了7%(67%→60%),而其金額如果扣除94年的調薪因素,早就是負成長。

 


以下是臉書全文:
不當統計分類與說明 應該與時俱進
全教總代表吳忠泰2016.07.07
年金改革委員會今天第三次開會,安排了主計總處和財政部就國家收支進行報告,專業上的論辯即將開始,但是我們不得不以兩個部會的簡報來剖析,以便鞭策會議品質更進步。以下茲舉三例:
主計總處在第5片中以『歲出結構僵化』的標題,來描述預算結構,這也是大家經常看到的說法,它還特別指出是『法律義務逐年攀升,不利施政安排』。事實上,光是過去8年之間,勞保的費率從7.5%調整到10%,政府保費分攤每年增加約100億(公保費率同期從7.15%調增到8.83%),但調漲保費是使勞保晚一點面對淨值消失的必要作為,對勞保的財務安全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怕各級政府帶頭不願漲,才用法律明訂自動調整機制,這樣有意義的調漲,這樣的法律義務編列增加,可以促成社會制度的免於崩壞,卻被形容成僵化,本人要問:到底是政府官員思維僵化,還是預算結構僵化?再如國民年金的開辦也好,私校兩層退撫新制的實施也好,大家都說是福國利民,但為何其經費編列,到了簡報裡卻變成是一句話--預算結構僵化!再說所謂有利於施政安排,就是好的預算結構嗎?以教育經費來說,民國100年之前,教育界的共識是:縮短就讀公私立高中職學費差距,但是為了選舉,硬是要五毛給一塊,主政者就宣布要全免學費,每年新增(挪移)一百多億,這就是主政者的施政安排!但這是教育最迫切的事項嗎?而且還給錢而沒配套!
再者在主計總處的簡報中也呈現了軍公教人員保險經費及退休金,第8片總標題叫做105年度軍公教人年金政府經費負擔,在這個大標下總經費是3108億,但是,本人要問的是:社會保險的雇主提撥,在公司在機關是人事費用,怎麼變成退休金負擔?公保、軍保的雇主負擔是必須支出的錢(158億),但應該放在這一類嗎?同樣的,在第10片,主計總處也將全國各級政府對公部門受雇者全年提撥的385億退撫基金,併算在小標~軍公教人員退休金中。這樣正確嗎?如果扣除這兩筆,正確的金額是2565億。即使是這個額度,其中有沒有可以檢討的,都可以談,但本人堅決反對這種統計呈現。長期以來全教總也認為:國防部長期對外宣稱國防經費不到GDP3%,是因為軍人舊制退撫算在退輔會,看起來可以區隔,但是過去15年政府卻將教育人員的舊制退休經費算在教育經費中,這樣讓教育經費看起來充裕一點,卻又讓教師退休經費蒙上和其他教育經費競爭排擠的『原罪』。同一個政府,對於國防和教育,其人員的舊制退休經費的屬性,為何要採取兩種認定?
財政收支劃分法長期修法不成,大家都知道是朝野自己內部搞不定造成的,財政部的簡報中迴避了修法不成的檢討,但仍然一貫指責人事費負擔沉重,例如當地方歲入不足,預算規模不能擴張,於是編完維持性人事費用,就拿不出多少設備經費,這是餅大餅小的問題,卻在算術上變成教師人事費佔教育經費八成(八成是計入舊制退撫),然後到處暗指老師人事費吃掉教育經費(老師不是用來照顧學生嗎?),這樣的魔術是統計人員理所當然下算出來的。而事實上各縣市教育人員人事費總和在91年到100年佔教育經費共降了7%(67%→60%),而其金額如果扣除94年的調薪因素,早就是負成長。
我們珍惜這個年金改革平台,拜託各公務單位提供簡報數據,會越來越多,本人相信沒有公務人員想要造假,但是數字表格的呈現會影響委員的解讀和社會的認知,請在數字呈現、分類和說明上多多用心,數據真實、認知有共識,年金改革才可能有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