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年 金 專 區‎ > ‎

快訊~誰說這是出賣?這樣才叫真改革!

誰說這是出賣?

這樣才叫真改革!

 

第一類  改革是共識嗎?

改革有沒有必要?

全教總對於已經實施二十年的退撫新制,認為退撫基金財務失衡已經到了危急的地步,所以必須正確診斷、釐清責任,才能對症下藥,過去的改革(例如102年版),常將制度缺失完全推給受雇者承受,導致改革方案偏差,同樣的,更多勞動者倚賴的勞保基金,存在著更巨大的財務危機,為了每個公私部門受雇者能夠領得到年金,改革是迫切需要的,但我們主張改革對象不能限定範圍,官方更不能迴避同時要被改造。

改革有沒有前提?

十多年來全教總(全教會)一直主張:改革不可以有選擇性--不能是只改人民不改官署,不能是只改基層不改高官。要求改革要『全面要同步』。我們的態度從未改變,但是有人卻講成「為甚麼不先改…」就變成另一個意思。所謂前提是-先去改完別人再來改我。社會會支持嗎?

 

第二類  改革的動機與動力

改革的動力:由下而上

全教總痛心的是:十年來官方來主導的改革案,常常在方案形成中受到高官的扭曲,我們既然認知到改革有必要,與其讓別人來亂改,為甚麼我們自己不動手?我們是退撫制度的當事人、基金的共同繳付人,我們動手解決自己基金的財務問題是天經地義,要翻轉命運,就自己拿出對整體會員最大利益的方案,而不是坐等別人亂改。

全教總不是當執政黨改革的側翼吧?

全教總(全教會)經費來自會員全體,為了顧及所有世代會員的最大利益,我們主張公平合理改革,在所有政黨還沒有思考之前十年,就不斷自辦研討,勇於面對收支財報,揭露基金低拙績效,協助補救年資採計,經由民主程序提出主張,並推派來自各地重要幹部15人小組執行決議,只有會員永續的整體權益才是組織的核心價值。

 

第三類   比較篇

繳多領多,所以不必改?

軍公教的退撫和公保自己繳費部份都佔35%,102年全教總很早告訴社會-我們繳的比較多。相較之下,勞工的勞保加勞退通常少繳很多。但這不能引伸成繳多領多所以不用改,因為大抵上軍公教是「繳中、領多」,勞保是「繳少領多」何況有不少雇主把本該調薪幅度挪到勞保負擔的問題,講「勞工繳少就該領少」不是正確和有溫度的講法。同樣的,老農津貼、榮民津貼也涉及社會變遷中的正義,不能以「沒繳錢怎麼可以領」去引發對立。

齊頭平等是對的嗎?

全教總要提醒的是:真相只有一個--給付金額是和年資、保額與給付率相關--在勞工和勞工之間,給付金額也有很大差距,同樣的,25年退休和35年退休的教師所得也不會一樣。但如果我國未來有能力參考國外,整合或新成立一層和薪資無關的基礎年金,這個層級我們支持全民一致。

支不支持各種受雇者退休所得拉近?

2008~2014年,全教總全力推動私校年金和退撫的雙層修法,就是秉持拉近所得、解除年金孤兒的信念,我們一直樂見和推動社會朝向均富。如果是屬於基金型的財務明顯失衡必須調整,也要注意不同世代間的公平以及管理基金者的責任,全教總反對為了拉近而拉近。

 

第四類   改革對象篇

沒有上限:

全教總主張國內所有人民的養老性公共支出全部體檢,無論是恩給式或相對提撥式的,從卸任總統禮遇、法官退養金到低收入津貼,凡有類似於年金的給付都能在這次檢視、改革的工作清單中。

同步進行:

對於年金改革,全教總要求同步進行,以免有人利用改革空檔圖利自己,我們也認為經由整體檢視才能破除選擇性改革、針對性改革的疑慮,官方管理基金機構的改造更需同步啟動,不容推拖。全教總更主張:各種撥補制度應訂定期程及分攤金額以求公信。

漸進實施

全教總認為:改革會使部份受益人不適應,應該設定不同的落日或緩衝,讓因為歷史因素而存在的特定制度得以漸進改良,生涯的規劃不致過於唐突,並讓人民與雇主的負擔有平滑進入的可能。

 

第五類  財務資訊與解讀

各種財務收支及破產的可信與不可信

各種基金是目前年金的主要財源,軍公教84年以前的年資則由公庫支給,所以後者是按年編列公務預算(年資、金額已凍結),只要公庫沒有破產,理論上就給得出來,內容如需要再檢視是另一回事。而前面以基金來支應的給付當然有財務危機,從84年到現在二十年,軍公教退撫基金分別都已收支逆轉,勞保也在107就會收支逆轉,在繼續收繳、繼續支出之下,「軍、教、公、勞」所有基金預測會在108~116年通通發生現金流量變負數(俗稱破產),這時若要維持支應退休金,可以,只有不斷靠公務預算補洞,而財務黑洞會飛快長大,到了120年左右中央預算就會超過四分之一拿來補各基金的洞。基金都變負了,公庫沒破產。到時候已退休、未退休的人一定比現在更焦慮。

繳費負擔(費率與負擔比)

繳費費率在不同族群是不一樣的,分攤比也是不同的,全教總在102年就仔細比對過不同職業別的繳費差別,但是我們不諱言:臺灣所有基金都是繳少領多或繳中領多!我們要一起關心的是:你每個月能夠承受多少繳費,制度的可信度如何?要不斷由後來的人提高費率去補洞嗎?補得完嗎?對後面的人公平嗎?

 給付情況的演變

如果沒有做任何改變,115年以後要維持支應所有人的退休金,可以,只有不斷靠公務預算補洞,而財務黑洞會飛快長大,到了120年左右中央預算就會超過四分之一拿來補各基金的洞。基金都變負了,公庫沒破產。軍公教舊制年資給付預算會隨時間下降,但抵銷不了新增的額度。

 所謂潛藏負債

全教總認為用公務預算支應的,要包括各種津貼被算在國債,全教總也認為過去對「潛藏負債」的定義不清,但可以確定的是各種年金的準備金遠遠不足。已經繳費的年資未來的給付總責任就是負債,已累積的基金就是資產,如果資產和負債的差距不大都好辦,但是勞保基金和退撫基金的準備金遠遠不足,不足金額的增加速度才是可怕,每年合計新增五千億元以上,對未來國家發展是致命影響的,這的確會衝擊年輕世代的未來。

 精算的假設參數合理嗎?

精算就是估算,由精算師(精算公司)依照很多參數來推估基金的體質和提出建議,一般三年做一次精算,但是有些關鍵參數,全教總堅持不能過於樂觀也不可以太悲觀,例如會補多少新進老師,例如報酬率,例如平均餘命等,全教總認為一方面有歷史資料可查,一方面不能粉飾太平,多次精算結果的建議通常極有警示價值。任何團體都不能為了假裝沒事、向會員掩飾危機。

 基金管理預期績效與實際績效

所有人主觀意願上,當然希望預期績效越高越好,但是為何二十年會平均2.76%?達不到好成績能用罵或開支票就能改變?這是一個恥辱!不只是資產配置的問題,還有綁手綁腳的保證收益,全教總(全教會)六年前就提出對退撫基金要全盤改造的法案,否則人人喊績效可以提高,就成了噴口水。

 

第六類  全教總方案的介紹

基本精神是甚麼?

對於過往基金失衡採切斷再救的模式,雇主和受雇者依比例分攤過低費率造成的財務缺口,落實法律明定國家最後支付責任以呼應管理權全攬的設計,回歸共存共榮、同船共命的制度本意。

 方案的模型是甚麼

 

 

形成時間及程序

有感於退撫基金危機越來越重,而朝野政黨一直無心面對,全教總不能不向各世代會員負責,終於在101年,經過前後兩次會員代表大會及兩次小組會議、兩次研討會,做成「對於公校教師退休制度轉折的處理方案」(簡稱為分段救、分段改),並在105年1月再度微調,並推選年金小組15人貫徹組織決議。 

溝通與說明

為了和101.10起的馬英九政府版區隔,全教總無法在102年大力說明自己的方案,但自104年下半年起,已經在全國各地辦理超過120場以上的說明,誠實負責的會員說明,並聽取回饋意見。在每個會員可以到的會訊中,更以四版完整說明(105.03)。 

可以再修正、再補充嗎

全教總的方案可能不夠周延,說明的廣度還沒有遍及會員與非會員,說明的技巧也有待改進,但是願意坦白面對制度危機,顧及每一個世代的感受,是組織的基本態度。如果有修正意見,歡迎請透過本會會員代表(絕大多數縣市都有),經提案修正調整,使方案更合理,這正是由下而上的組織應該走的路。比較個別性的補充意見,也歡迎來電反應給政策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