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年 金 專 區‎ > ‎

快訊~汙衊、抹黑不能掩蓋無知無能的事實--連改造基金都要抹黑 劉亞平們無下限

汙衊、抹黑不能掩蓋無知無能的事實

--連改造基金都要抹黑  劉亞平們無下限

全教總2016.08.10

  劉亞平們除了抹黑、汙衊全教總外,不知道還有什麼本事?在曲解全教補繳方案接連兩天被駁斥拆穿後,今天轉移到全教總搶救改造退休基金,馬上由其幹部高雄市教產總幹事鄭穎聰弄出一個「全教總主張另立新基金,意在染指基金主導權?」這篇的指控與抹黑達到空前,最後連「監守自盜」的詞都出籠了。連串的抹黑無非就是要掩飾自己的無知與無能,如果當老師的只會抹黑攻擊別人,只會在電視節目上罵人、插話、嗆聲,一個像樣的道理、論述都說不出來,不覺得自慚形穢嗎? 

  全教總(全教會)深知只有改造退撫基金管監機構,體質朝向專業化,才可望擺脫績效欠佳的宿命,也才能避免用口水、用期待去拉高基金績效,全教總今年7月21日更將歷年提案整理成五項手術發表(新聞稿),到目前為止,比起某教授想用湊成大主權基金來當解藥,比起動不動以外國的某基金來比較(就像拿哥哥成績來比弟弟),全教總的行動具體而透明。

  過去二十年,退撫基金不但管監分立,人力疊床架屋;官方的管理委員會每月召開,而有三分之一成員是受雇代表的監理委員會則三個月開一次,開的時候都已經涼了--國際財經情勢都已不知道轉幾折了;兩單位同在考試院下,管理委員會和監理委員會文官甚至隨著主子互換又互換,美其名是歷練,根本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角色錯亂。不用改造嗎?

  全教總0721版本(附件第19、20頁起)對於未來委員會的組成,本於尊重工會多元,主張由全國性教師工會聯合會派出,何來主導染指?全教總在版本中也主張要聘任財經專業人員,不能全部來自公務人員,修法建議中明白寫著這是參考金管會組織法第33條(全教總幹部也不是這種人才)。因為高普考出來的人員是否足以負荷基金管理大任,二十年的實驗夠了!

  教師法27條明白規定,教師會(教師工會的前身)法定任務之一就是要「監督退休儲金機構」(以現在來說,是退撫基金與公保),所有工會對於監督退休基金都認為是根本任務之一,劉亞平們沒有常識,要求全教總宣示不再介入軍公教退休基金的監理或管理,這是完全沒有是非的話。如果要所有教師工會都不介入,豈不是公然棄守?

  目前全國公務人員協會在退撫基金監理委員會23席中有四人,教師組織代表只有兩人,基金管理會、監理會的日常運作更全是由公務人員擔任,但教師組織代表不但以記者會批判績效欠佳、披露93年底立委選前的政治護盤,在委外經營的監督、保證收益的催討、資產配置的批判上都有許多努力的紀錄,訴諸修法的努力上更不曾懈怠,劉亞平們不去對他的盟友--全國公務人員協會抗議,也沒有能力提出改造計畫,卻一心想把基金績效不佳的責任賴給吳忠泰、羅德水,莫非告訴世人:這是鬥爭,不是評論!請向社會說明,你們自己的主張、版本又是甚麼? 

  最後,再次奉勸奉勸劉亞平們,還是好好的研究年金制度,把基本的ABC和法令搞懂,不要一再秀下限,讓社會大眾看笑話。你們想打抹黑泥巴戰,請自便,原則上我們不再回應汙蔑式的文宣,全教總還要繼續和社會溝通、遊說立委,為會員爭取最大利益。 

 

 

 

全教總保你有年金Line@群組http://line.nftu0711

※加入全教總保你有年金Line@群組之後,請記得先到主頁,可以查看先前提供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