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年 金 專 區‎ > ‎

關心我們多數學生的養老保障 天經地義 <第七次年金會議發言>

關心我們多數學生的養老保障  天經地義

<第七次年金會議發言>    全教總代表  吳忠泰2016.08.04

  我們的學生工作後百分之九十以上在勞保、勞退,我們的鄰居也是,我們當然要關心討論勞保勞退的前景。我們在101年底各種場合就曾提醒各種族群繳費的數字差異,但是如果被進一步延伸變成「公教繳多領多,所以勞工繳少領少是應該」,實在是沒有溫度、沒有宏觀的說法。

  本會代表今天對勞保與勞退,綜合過去的關心與努力,在第七次年金改革委員會提出以下意見:

1.改變製造問題

勞保與勞退近十多年都進行重大改變,但往往「改變」也帶來後續更多的問題,以馬英九而言:執政第一年完成加碼版勞保年金的立法,次年實施,但第五年就喊出勞保年金必須改革;勞退採確定提撥制,能面對新勞動形態與公司存續年限不長,卻因協商過程中官員向資方團體訴求傾斜,使得雇主提撥費率太低,這塊雖然15年也可以有年金,但金額偏低。

2.自提可以普及

勞工在勞退新制自提人數太低,並不能全怪勞工,近十多年低薪化的臺灣職場使國人以全部薪資養家應付生活開銷,沒有餘錢者越來越多,中低收入者儲蓄率下降;加上初期的低報酬率及自提額可免所得稅的好處因許多雇主未幫忙宣傳下,導致僅有不到10%的受雇者有自提。此外,高所得者不滿勞保級距上限,但在對申報不實的勾稽力有不及之下,主管機關並不敢如勞退般開放更高級距。我們認為應一面強化勾稽,一面提高級距。

3.提撥吃掉調薪

勞保勞退另一個問題是:部份雇主將調薪幅度轉移到勞退勞保的雇主提撥去,使得部份勞工不自主的,連雇主提撥的部份也認為是使用他的錢,這種現象在沒有工會的企業中為數不少,我們認為應有實證性研究為基礎,然後用國家以及鼓勵工會普遍成立來改善(例如以參與、壯大產職業工會,來促成薪資調整的透明化)。

4.年金化變手段

勞保未能在年金化之前,先對早期年資提撥不足處理財務缺口,是國內兩大輪政政黨的嚴重失職,甚至最後已是共同把勞保年金化變成解決基金財務缺口過大的手段,這個過程在民國95~97兩黨的立法院運作中都可以看出。本會97年撰文並多方遊說執政黨官員及立委必須對勞保年金嚴謹處理立法,可惜未被接受,四年後,被遊說對象之一的江宜樺,成為馬政府年金改革執行者!

5.撥補越快越好

公保88年5月以前的潛藏不足近五千億是修法由財政部撥補,軍保104年以前的411億不足是修法由國庫補足,農保虧損1000多億更已長期由國庫支應,要團結社會為何可以獨漏勞保?立法撥補勞保具有正當性更有時效性!本會從99年一月起更已三度委請立委提案要求撥補勞保,本會要求應修法自107年度中央政府預算以後,至少以1.5%歲出的額度開始撥補注入勞保基金。撥補不代表勞保不需要做調整,但如果一直沒有撥補將使勞保被保險人永遠感受來自制度的歧視。

6.都需面對改革

除了必須撥補之外,勞保財務體質脆弱人人皆知,提高費率的進度更使45歲以下被保險人深感世代間的不公!我國勞保的財務問題並不是獨一無二,只是步軍公教退撫基金的後塵而已,以夢幻比倍數而言,甚至超過後者,但兩者財務傾斜都已經十分明顯,應該誠實面對,不是任一族群用「誰先改」、「誰不必改」的話術就能迴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