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年 金 專 區‎ > ‎

快訊~關鍵時刻,「年改」發生了什麼變化?-1060626會員訊息

關鍵時刻,「年改」發生了什麼變化?-1060626會員訊息

近幾天(及未來幾天),年改修法情勢嚴峻,民進黨立院黨團鷹派抬頭,不讓作亂團體得益的氛圍高漲,迫使蔡英文總統不得不在緊急關頭出來踩剎車。參見:【內幕】綠委喊衝蔡英文急踩煞車 年改關鍵條文折衷通過】https://goo.gl/E25U8s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其實就是我們遊說立法委員時,一直最擔心的豬隊友效應,還是無法避免的發生效應(反年改全教產:違背當初年改會決議:http://m.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111194 )。


另一教師組織一路批評年改會是『黑機關』,又不認真嚴肅看待年改會的共識,(劉、李場場出席、處處作秀),也不提出缺失針砭,且年改會版本出來的時候,還持續擴大抗爭,只死守「信賴原則、不溯及既往」胡亂陳抗,忽視在職者實質權益,並肆意批判甚至激起族群對立。現在卻站出來開記者要求立院「尊重」行政院年改會所提出具「共識」的年改版本,這是哪門子的錯亂?


從民進黨立院黨團年改小組召集人段宜康立委的臉書就看得更清楚了(https://goo.gl/7CewDF),「難道年改會結論,竟變成民進黨「獨享」的金緊箍?走到哪裡,也沒這個江湖道理。這些傢伙的歪理,到底想講給誰聽?民進黨裡,絕大多數還是有社會經驗的啦!」(這個組織一路,亂!亂!還是亂!這是民進黨鷹派抬頭的主因,讓我們的立院遊說,哎…) 


目前在全教總和我們積極的遊說與爭取之下,保住了最為關鍵的兩點:
一、所得替代率採本俸兩倍(非薪資所得)計算,不再有肥高官瘦小吏的情形。 
二、中央和地方因年改節省的經費全數挹注退撫基金,減輕幾年後還得再改的壓力。 

其次,可能有許多夥伴會對所得替代率天花板和15年均俸有更高的期待,但這兩點原本就是民進黨十分關切的修法重點(也為接下來的勞保年金改革鋪路),在民進黨完全執政及鷹派抬頭的現況下,真的,現實面是殘酷的。
但鑒於年改情勢驟變,本週教育人員的退撫條例也即將修正,昨天,全教總理事長張旭政立刻投書發表看法,繼續為爭取合理年改法案而努力,期待勿因藍綠的惡鬥,犧牲了公教退休權益。 


張旭政:藍綠惡鬥 百姓遭殃 公教年金不該成為惡鬥籌碼 (106/06/25蘋果即時:https://goo.gl/hFpn83
張旭政/全教總理事長
 年金法案攸關公眾利益,本該理性討論,研擬、折衷出一個公平合理的方案。但在朝野惡鬥情況下,赤裸裸地把公教年金變成惡鬥的籌碼,被犧牲的是公教權益和社會信任。
 朝野協商以藍、綠兩大黨為主,軍公教族群大致寄望國民黨能為公教多爭取一些有利法案,諸如替代率提高、退休起支年齡提前、優存的保留……等等。對於執政的民進黨,則期待能夠針對法案受質疑的不公部分,做出合理的修改。
例如全教總所提出的教師退休起支年齡延到60歲沒有任何好處,卻造成師資新陳代謝斷流、教育現場人力老化、違反家長期待、卡住新進教師工作機會等影響教育品質巨大的缺點,並以數據佐證延退反而對國家整體財政不利,應以55歲為妥適。同時,也點出官版替代率有年資不公的問題,違反鼓勵久任的精神。另外,退休金的調整應該比照《勞保條例》和《國民年金法》,以物價指數做為調整之依據。這些具體合理的訴求,都是讓年金法案更為合理,朝野兩黨理應接受與認同。
然而,作為公教族群寄望的國民黨,從頭到尾並沒有明確的立場,到底支持改革還是不支持?如果支持改革是哪一種改革?只見個別立委各自提出法案,卻不見整個黨有完整的論述。即便如此,倘能在協商過程中為公教爭取到比官版更有利的條文,也會讓公教族群大為感激。但是,綜觀整個協商過程,國民黨似乎沒有要幫公教協商爭取的意思,尤其在最後關頭,黨團總召廖國棟直接打破協商,嗆聲「逐條表決」!關心協商結果的公教莫不傻眼,國民黨到底有幾席立委?逐條表決是為公教爭取有利條文,還是把公教權益當祭品??廖總召,你把公教權益當作鬥爭籌碼,令公教情何以堪?!
另一方面,作為執政的民進黨,本該承擔改革責任;改革是對全民負責,不是只對支持者交代。因此,民進黨黨團應以行政院提出、透過全民對話所形成的官方版本為依據,再針對理性公教團體具體指出的不合理之處加以修訂,讓年改法案成為全民理性討論的共識。可是,民進黨還是脫離不了藍綠惡鬥的範疇,面對國民黨無誠意的舉動,立刻回復在野鬥爭性格,把執政當成對支持者交代,從全民角度立刻偏狹成支持者角度。於是,不顧漸進緩和原則,將優存的六年過度縮減為二年、過渡期也減為十年。至於法案的不合理處,早就被拋到九霄雲外;社會對話也拋諸腦後。當然也激起藍、綠基本教義派的憤慨,後果可想而知。民進黨,是要為全民執政,還是只對支持者給交代?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國家不幸;對於剩下的公教年金法案,還希望朝野兩黨能理性協商,讓法案更完善,讓民主走向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