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會 務 訊 息‎ > ‎

20171117-大學自治是私立大學的護身符嗎?

張貼者:2017年11月16日 下午4:56台中市教師會台中市教師職業工會/

大學自治是私立大學的護身符嗎?

台中市教師職業工會理事長 洪維彬/文

很多大學都會以「大學自治」為由,做出自以為合宜的決議,尤其私立大學更甚,舉凡教師的勞動條件也常常見其為所欲為。高舉「大學自治」旗幟,就真的可無上限嗎?以筆者所屬台中市教師職業工會為例,曾經為其教師會員的導師費給與和中山醫學大學依《勞資爭議處理法》進行調解、仲裁程序,最後經仲裁委員會仲裁判斷認為工會有理應給付導師一定金額,中山醫學大學不願意執行,還高舉「大學自治」認為學校有充分自治權,以不認同教師擁有勞動三權為由拒絕履行。

大學自治範疇無上限嗎?

參照大法官釋字第三八0號、及第四五0號、第五六三號解釋指出:大學自治為憲法第十一條講學自由之保障範圍,大學對於教學、研究與學習之學術事項,諸如內部組織、課程設計、研究內容、學力評鑑、考試規則及畢業條件等,均享有自治權。國家依憲法第一百六十二條對大學所為之監督,應以法律為之,並應符合大學自治之原則,俾大學得免受不當之干預,進而發展特色,實現創發知識、作育英才之大學宗旨。

故立法機關不得任意以法律強制大學設置特定之單位,致侵害大學之「內部組織自主權」,行政機關亦不得以命令干預「大學教學之內容及課程」之訂定,而「妨礙教學、研究之自由」,立法及行政措施之規範密度,於大學自治範圍內,均應受適度之限制,教育主管機關對大學之運作亦僅屬於適法性監督之地位。

因此大學自治範疇是很明確的,而非無上限,對於大學教師的勞動權益是另有適法性的部分。

教師工會能協助私校教師談薪資給付嗎?

過往私立學校教師的薪資大都來自學校的自訂,也因此常落入學校的惡意調整與剝奪,因此也常見到私校教師勞動條件的日趨嚴苛。但依目前實施的《教師待遇條例》第17條就私校教師之職務加給、學術研究加給及地域加給,教師加入工會者,得授權由工會代表協議。因此私立學校在未與教師協議前,不得變更支給數額,這部份是可由工會代表出面協商的;再依《勞資爭議處理法》工會可就會員的調整事項提出調解、仲裁等程序,來爭取教師會員的勞動權益。當然,這部份權益爭取,視私立學教師是否勇於捍衛自己的權益,團結的加入工會而定。

大學自治非私立大學一切規範的護身符,在適法性不斷翻新及探究的脈絡中,我們應堅守的是講學自由的自治,而非任意宰制教師勞動條件的虛妄自治。

中市教師工會理事長:大學自治是私立大學的護身符嗎?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71115/1241621/